泰國鄭王(達信大帝)

達信大帝(泰語: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เจ้าตากสินมหาราช,皇家轉寫:Somdet Phra Chao Taksin Maharat

 

1734年4月17日-1782年4月7日,即波隆羅闍四世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บรมราชาที่ 4),是泰國吞武里王朝建立者和唯一一位君主,1767年至1782年在位。

 

原名สิน),又名鄭信鄭新[b]鄭國英,是中國、暹羅混血兒,其父為廣東人。鄭信在對兩廣總督的呈文中自稱鄭昭[d],中國文書稱之為「暹羅頭目」、「暹羅國長」。

 

鄭信原為大城王朝的一名將領。緬甸貢榜王朝吞併暹羅之後,鄭信起兵反抗緬甸的統治,最終驅逐了緬甸侵略者,平定各地割據勢力,於1769年建立吞武里王朝。在位期間,擊退了緬甸的再次入侵,征服了蘭納、萬象、瑯勃拉邦、占巴塞,威脅真臘(今柬埔寨)。此外,還致力於推進泰國的教育和宗教學習,並積極同中國、英國與荷蘭展開貿易活動。晚年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擾,引起官員的不滿。1782年,在一次宮廷政變中被廢黜。將軍昭披耶卻克里自真臘歸國,平定叛亂並處決了鄭信,自稱國王,建立曼谷王朝。

 

今日的泰國對鄭信非常尊崇,尊稱他為達信大帝吞武里大帝[e](泰語: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เจ้ากรุงธนบุรี,皇家轉寫:Somdet Phra Chao Krung Thon Buri)。他也被泰國人認為是泰國歷史上的「五大帝」之一。

 

 

鄭信的父親名鄭鏞,是大城王朝的稅務官,具有潮汕民系的血統,來自中國廣東澄海(今汕頭市澄海區上華鎮)。《暹羅王鄭昭傳》則稱鄭鏞原名鄭達,在雍正年間南渡暹羅,居大城府華富里,成為一位攤主,致富後改名為鏞。鄭信的母親諾央(นกเอี้ยง)是暹羅人

鄭信於1734年4月17日出生在大城府。年幼時,大城王朝的首相Mhud(爵位為Chao Phraya Chakri)即對他印象深刻,將其收為義子,給他取名為「信」(สิน),在泰語中意思是「財寶」。7歲時,開始在一所上座部佛教僧院接受教育。經過7年的學習後,得到義父的推薦,成為一名皇家侍從。他學習了潮州話、越南語以及數種印度的語言,並能流利地使用它們。

事業初期

此後,鄭信出家為僧三年,隨後,他侍奉國王厄伽陀。他被派往來興府擔任副府尹,守衛這片處在緬甸威脅之下的地區。後來,他被提拔為總督,授予披耶達ระยาตาก)的頭銜,從此以後被稱為達信。

1764年,緬甸軍隊襲擊了暹羅南部地區。在摩訶諾爾塔的率領下,緬甸軍隊大獲全勝,直逼佛丕府。鄭信同另一位將軍Kosadhibodhi率軍防禦,將其擊退。翌年,達信成為甘烹碧府總督,被授予「披耶Vajiraprakarn」的頭銜。但他並未前去任職,因為緬甸軍隊攻打首都大城,他很快就被召回負責首都的防衛。暹羅與緬甸軍隊在大城激戰了一年多,在此期間,鄭信遭遇了不少挫敗,但卻越挫越勇。

抵抗和取得獨立

暹羅王鄭信騎馬塑像

1766年1月3日,就在大城淪陷前不久,鄭信率領500名士兵衝出了城市。這一行動從來沒有得到充分解釋,鄭信和他的追隨者如何衝出緬甸的包圍至今仍是一個謎。

1767年4月7日,大城受到大量緬甸軍隊的包圍。大城被毀,暹羅王厄伽陀死去。暹羅全國分裂為六個部分,鄭信控制著東海岸。鄭信聲稱收到了神諭,決定要襲擊並占領春武里府。他先向總督和談,要求開城投降,但遭到了斷然拒絕。隨後,他趁夜發動突襲,於1767年6月15日占領了這座城市。春武里府和桐艾府並未遭到緬甸人的屠殺,因而被鄭信選為反抗緬甸侵略的根據地。人們紛紛前來投奔,鄭信的隊伍迅速壯大。[15][16]隨後,鄭信來到了泰國灣東海岸的羅勇府,在那裡他被擁戴為親王。

緬甸軍隊徹底洗劫大城之後,對占領這座暹羅的都城並未抱有太大興趣,留下了蘇基(Suki)將軍率領少量部隊占據這座殘破的城市。緬甸人將兵鋒轉向了北方,對中國發起進攻。1767年11月6日,鄭信組織了一支5000人的軍隊,在激勵下,沿昭披耶河乘船而上,成功地擊退了緬甸軍隊,占領了吞武里,處決了緬甸人任命的泰人總督Thong-in。隨後,他大膽地襲擊了駐紮Phosamton(在大城附近)的緬甸軍隊主力,迅速擊敗了他們。[19]緬甸人戰敗潰逃,鄭信在大城失陷的七個月後收復了這座城市。隨後,在通鑾(爵位為「昭披耶卻克里」)的幫助下,打敗了他的對手,統一了全國。

達信大帝的登基大典

1767年12月28日,鄭信在吞武里的吞武里宮即位為暹羅國王,[21]波隆羅闍四世(Boromraja IV)和帕西訕佩(Phra Sri Sanphet)為王號,然而卻以達信大帝之名為泰國人所知。鄭信之所以沒有回到大城而是選擇了吞武里,是因為吞武里距離大海僅僅二十公里,適宜發展對外貿易。然而終其在位,他一直在鎮壓內亂、抵禦外敵和擴張領土,沒有時間將其建設為大城市。

五個分離勢力國家

大城陷落之後,暹羅的中央集權喪失,陷入了分裂。除了鄭信之外,波隆摩閣的兒子貼披碧(Teppipit)占據著東南一帶的呵叻府。彭世洛府總督鑾(Ruang)宣布獨立,他的領地延伸到了北欖坡。在彭世洛以北的程逸府,僧侶枋(Ruan)自稱親王。暹羅南部直到春蓬府的各府由那空是貪瑪叻的總督Pra Palad控制,Pra Palad也自稱親王。

在鞏固了自己在吞武里的統治之後,鄭信決定剿滅這些割據勢力。他親自征討彭世洛,卻遭到挫敗,鄭信決定集中力量攻打最弱的一個。1768年,呵叻的貼披碧被鎮壓並處決,鄭信的侄子Chao Narasuriyawongse被任命為總督。Pra Palad被擊敗,被北大年總督逮捕。[27]鄭信赦免了他,將他囚禁在吞武里。

 

戰爭與叛亂

1769年,柬埔寨陷入動盪,烏迭二世(Narairaja)與安農二世(Ramraja)爭奪王位。烏迭在越南人的支持下擊敗了安農。安農自稱國王,並向暹羅請求庇護。這給了鄭信重建暹羅對柬埔寨宗主權的機會。他派遣一支軍隊協助安農歸國掌權,但沒有成功。

占巴塞被吞併間接促使鄭信派遣軍隊對抗萬象。1777年,占巴塞國王支持娘隆總督反抗暹羅王室的統治。鄭信派昭披耶卻克里前去征討,逮捕並處決了娘隆總督。在素拉·辛哈那的援軍的幫助下,卻克里追擊到了占巴塞,將國王Chao O及其攝政逮捕並立即斬首。占巴塞被併入了暹羅,鄭信對卻克里的戰勝非常高興,封他為「Somdej Chao Phraya Mahakasatsuek Piluekmahima Tuknakara Ra-adet」(สมเด็จเจ้าพระยามหากษัตริย์ศึก พิลึกมหึมาทุกนคราระอาเดช),意思是「鎮壓者昭披耶,權力引人注目、令所有城市畏懼的偉大戰士之王」,為有史以來最高的貴族頭銜。

1770年,鄭信發起戰爭,對抗越南阮主在柬埔寨的統治。在經歷過幾場小敗仗之後,暹羅柬埔寨聯軍於1771年和1772年擊敗了阮軍。這些戰敗激起了越南國內的叛亂,隨後叛亂的西山起義軍迅速推翻了阮主政權。1773年,阮主同鄭信達成和解,將他們控制的一些柬埔寨領地歸還給了暹羅。

1771年,暹羅軍隊將安農二世推上王位,烏迭退往柬埔寨東部。兩位王子達成妥協,安農擔任國王,烏迭擔任副王,由Tam王子擔任攝政。然而這一妥協卻是不如人意的,Tam王子被謀殺,副王烏迭突然死亡。不少重要官員認為是安農製造了他們的死,在Talaha (Mu)王子的率領下發動叛亂,1780年將安農抓獲,投入河中溺死。Talaha立烏迭年僅四歲的兒子安英為國王,並自封攝政。這與鄭信的政策發生對立。鄭信派20000人,由卻克里率領入侵柬埔寨,欲立自己的兒子Intarapitak為新的柬埔寨王。Talana在越南軍隊的幫助下在金邊抵抗暹羅軍隊。然而就在戰爭開始之前,暹羅國內發生重大騷亂,卻克里決定率軍回國,將指揮權交給了素拉·辛哈那。

在萬象,大臣Pra Woh反叛萬象的親王,隨後逃到占巴塞境內,駐紮在烏汶附近的Donmotdang。Pra Woh向暹羅人投降,但暹羅軍隊撤離之後,Pra Woh遭到萬象軍隊的襲擊,被捕處決。此事件立刻被鄭信當作是對對自己的巨大侮辱,1778年,令卻克里率20000人入侵萬象。對萬象充滿敵意的瑯勃拉邦親王為求自保向暹羅屈服,派兵追隨卻克里圍攻萬象。

在圍城四個月之後,暹羅人占領了萬象,將翡翠玉佛和勃拉邦佛劫掠到了吞武里,萬象親王成功逃脫並開始逃亡生涯。萬象和瑯勃拉邦成為了暹羅的附庸國。

 

 

晚年

泰國歷史學家指出,血統的問題給鄭信不利影響,鄭信開始成為一名宗教狂熱分子。從1781年開始,鄭信逐漸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擾。他認為自己是一尊未來的佛,期望把自己的血液從紅色變為白色。他開始實踐冥想,甚至向僧侶發表演講。更嚴重地,他要求僧侶授予自己須陀洹的位階,激起了暹羅佛教的教派分裂。拒絕屈服並尊他為佛的僧侶們都遭到降級,拒絕尊崇他的許多人遭到鞭打,罰作卑賤的苦力。

因為戰爭造成的經濟緊張非常嚴重。饑荒、搶劫和犯罪蔓延各地。官場上充斥著腐敗,發生許多官逼民反的事件。鄭信因而用嚴峻的刑罰處罰他們,酷刑拷打並處決高級官員,導致官員們對他普遍不滿。

1782年,披耶·訕卡(Phraya San)發動宮廷政變,將鄭信罷黜,強迫他出家為僧。吞武里陷入大規模騷亂,全城充斥著殺戮和劫掠。政變發生後,得知消息的昭披耶卻克里自柬埔寨前線返回,通過逮捕、偵查和懲罰的手段,迅速平定了叛亂。

根據《皇家泰國編年史》,卻克里決定判處鄭信死刑。該編年史稱,鄭信被押到處決地點時,要求見卻克里將軍一面,但被將軍拒絕了。1782年4月10日,鄭信在吞武里宮旁的Wichai Prasit要塞前被斬首,其屍體被埋葬於Wat Bang Yi Ruea Tai。卻克里將軍隨後掌握了政權,自封為國王,稱拉瑪一世,建立卻克里王朝。

而越南史料《大南實錄》則記載,卻克里下令在黎明寺前處決鄭信,將他裝入天鵝絨制的麻袋中,用檀香木棍子活活打死。而另有史料稱被打死於宮中的是鄭信的替身,其本人被秘密送往那空是貪瑪叻山中,直到1825年才逝世。

與中國的關係

鄭信在緬甸入侵的時候同中國清朝建立關係,共抗緬甸。他也派使臣前往清朝,成為清朝的藩屬。

拉瑪一世奪取皇位後,為繼續維持與清朝的宗藩關係,冒認鄭信的兒子,自稱鄭華。

紀念與傳說

位於澄海的達信大帝衣冠塚入口

紀念

鄭信是泰國人心目中的五大帝之一(五大帝分別為:蘭甘亨大帝、納黎萱大帝、達信大帝、馬古大帝、朱拉隆功大帝;他們因其愛民、仁德之心,為後世所懷念。又或者將蘭甘亨、納黎萱、拉瑪五世為三大帝;或者將蘭甘亨、納黎萱、那萊王、鄭信、拉瑪一世、拉瑪五世、拉瑪九世為七大帝。)

根據泰國史料記載,鄭信於12月28日加冕。自1955年,泰國政府將每年的這一天定為鄭王節。

傳說

  1. 鄭信在年幼為僧時,曾同於寺中當沙彌的好友通鑾出寺托缽化緣,見一中國算命老先生。算命先生看了手相告訴他們,他們兩人將成為國王。他們當然沒有認真對待,但後來鄭信果然成為暹羅王,而通鑾也真的成為鄭信的繼承者拉瑪一世[39][40]
  2. 鄭信稱王時,在澄海的鄉親搭船去慶祝。離別時,鄭信贈送了18缸禮物給鄉親,千囑萬咐不要中途揭封觀看,回鄉以後再分贈。航行途中,他們忍不住打開看到缸口盛滿鹹菜,大失過望,又打開多缸發現皆為鹹菜,盛怒之下便把十七缸子全丟入海。回到潮州澄海後,眾鄉親都爭相來看剩下唯一的鹹菜缸,才發現鹹菜下面是金銀珠寶[41]
Shopping Cart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