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炎

Wat Sam Ngam

Wat Sam Ngam LP Yam生於佛歷2458年1月5號,出生在那空帕空府(與老撾的Khammouan地區交界)。LP Yam是出生自“連則瑪”的名門望族,因為家境富有,LP Yam就不像其他小孩需要尋找生計幫助家庭,他一有空就倒Wat Sam Ngam去。還經常幫忙LP Tae挫泥土鑄造古曼童,以及為古曼童上金漆,所以LP Yam算是最早跟隨LP Tae的徒弟。當時LP Yam還小,只是抱著玩耍的心態。然而日久有功,常有信眾將LP Tae鑄造的古曼金身給LP Yam代為鑒定。而LP Yam只是稍望去,就可以斷定真偽。LP Yam從小就對玄學感興趣,常向廟裡的僧侶學習經文禪學等知識。

LP Tae見他很有天分,就教了他不少法門術理,尤其是關於鑄造古曼童的秘訣。更傾囊相授。LP Yam曾穿上白衣白褲跟隨LP Tae一起進入深山修苦行戒律。他為LP Tae護法,並從中了解許多苦行禪定的法門。於佛歷2481年5月2號,LP Yam決定剃度受俱足戒於Wat Sam Ngam。

LP Yam天資非常聰穎非常快的時間內就通過了基本的佛學課程,接著LP Yam跟隨著LP Tae學習更高深的佛法與術法,例如更高深的禪定,神秘咒語跟特別的經文符咒。LP Yam到目前為止出家為僧已經超過八十年,一直是泰國非常著名的聖僧之一,大師的禪定能力具有預知的能力,還有大師的占蔔與醫術都是相當受到肯定與尊重的,而LP Yam的古曼童更是聞名全泰國,而這項神秘的法門其實是從LP Cheam(其古曼的恭金高達六位數人民幣)傳承到LP Tae再傳承到LP Yam。這一項秘法一脈相傳,而且並不是非常容易去督造,需要有非常高深的禪定能力與法力的高僧才能督造這一種聖物,這需要費用許多年的時間與精神才有辦法督造一批真正好的古曼童,還需要用非常特別的用料才能讓古曼童發揮最強的效果,因此在泰國是被視為非常神聖的佛寶之一。

LP Yam於佛歷2500年被指定為將來接任Wat Sam Ngam的住持。LP Yam跟隨著師父的腳步與修持方式,精修於禪定與古曼童的督造。於佛歷2525年LP Yam正式接下Wat Sam Ngam的住持一職,開始為寺廟建設,例如:修建了Wat Sam Ngam大殿,並擴建新廟讓更多僧人可以掛單,並幫忙蓋學校跟葬禮的禮拜堂等等。LP Yam除了高深的修為與為佛教的付出,大師所督造的佛牌聖物更是大家喜愛的佛寶。

LP Yam第一次督造佛牌是在佛歷2505年,目前這一期牌已經非常稀少。當初曾經有一個警察被歹徒開了一槍,結果神奇的子彈並沒有打進體內,只是紅紅一點的小傷像被蚊子咬一般,LP Yam的佛牌從此以後聲名大噪,並督造了許多款的聖物,例如Phrakring、草藥坤平、南帕雅、古曼童還有擋災避險塔固等等,其中最特別的還是飛古曼童莫屬,其次是招財女神與徐祝老人。

當地幾乎不是論哪間佛寺的加持法會,都會邀請LP Yam參加,協助加持加持。同時LP Yam也是一位非常德高望重的師父,有很多信徒願意一早就在廟外等著,拜見大師的有很多是海內外的信徒。

加上高深莫測的法術,讓大師深得信眾的尊敬,弟子們也都很崇仰大師。LP Yam的信徒及弟子們,也因為他的德行和神力,皆對大師具有很深的信心。泰國電視台也曾於大師87歲那年,為大師做了專訪。LP Yam說,LP Tae教導什麼,他就加以學習。而LP Tae他毫無藏私 將所會的法術都教給LP Yam,而LP Yam高僧第一種向LP Tae學到的就是醫術。

因為之前沒有醫生和醫院,所以那時候的居民,都倚靠會醫術的大師才能過生活,而且這都是使用藥草的方式來治病。後來學習制作塔固、 刺青等術法有成,當LP Tae還在世時,每次的佛牌督制加持法會都是LP Yam在旁加以協助,由於許多獨門密法都是不能外傳的,特別是秘笈,因怕落入品德或心態不良的弟子手中,所以古代大師都是用口傳,不以秘笈傳授的(也因此造成了很多法門的失傳)。

LP Yam因為非常認真,所以都將向師父所口傳的秘笈手寫紀錄下來不斷復習。LP Yam所加持的經文符印都是全方位皆有幫助的,特別是在擋災避險方面最為顯著,大師說過:“佛牌的靈驗與好壞,跟供請者的修為有關。”例如:配戴佛牌者都是做好事和善事,佛牌自然就會幫助您。就如同LP Tae常跟信徒教導,佛牌就如同黃金般。但是如果供請者是壞人,居心叵測、不孝順父母,甚至辱罵父母, 如此一來,佛牌自然就會遠離,好運也自然就會遠離,什麼好佛牌都沒有用! 做人不能心懷歹心、不可對父母不敬,壞事做盡的人不論佩戴什麼佛牌,佛祖都不會保佑的,好運也會離他而去。

LP Yam已過百歲,聽力已經衰退的很嚴重,但大師仍戴著助聽器,接見絡繹不絕的信眾。

目前隨著內地市場古曼的大熱,Wat Sam Ngam所寺廟也有點朝著商業的方向發展了,寺廟周圍大量的假和尚、假高僧弟子都會出售所謂高僧傳下來的限量版古曼,香港牌商綜合水平沒有大馬、新加坡等地的牌商水平高,所以如果單獨去找古曼建議找個懂行的人一起,或者找本身是有修法可以感覺古曼靈體的人一同前往。古曼這類有可能會入靈的聖物個人建議請回家之前慎重考慮,因為古曼是種需要佩戴或供奉一生的聖物,如果達不到這樣的覺悟還是建議放棄選擇其它佛牌要好一些。

可惜龍婆炎於2560年8月27日早上6時40分在曼谷吞武里醫院圓寂,享年102歲。


 
 
訪問
有人曾經問龍婆炎,當龍婆爹還在的時候,龍婆炎您從龍婆爹那邊學到什麼呢?
 
龍婆炎答:我只是學龍婆爹所教的,只學到LP所用的,並沒有把全部的學問都學完。
 
最初學的是醫術,因為在那個時候醫藥衛生不發達,所以出家人也得學習醫術來濟助居民。那時候,出家人是居士們最好的依靠。
 
接下來,龍婆爹教我做符通、刺符以及做古曼。在龍婆爹還在的時候,當他做這些東西時,我就從旁協助。
 
以前我學習的時候,不是用書本的,都是口耳相傳的學習。完全得靠記憶力,有心學的人自然有辦法記得。
 
龍婆爹有一個特別的習慣與行持,那就是他不洗澡。龍婆爹看起來好像蠻怕水怕雨的,至於陽光他就不會如此。當龍婆爹還在世的時候,他一年才洗澡一次。
 
而我也算是學到LP的這個方法,我到了今天,有30多年都沒洗澡了。只是用濕布來擦身。
 
 
 
弟子問:龍婆炎您這麼就沒洗澡,不會覺得身體很臭嗎?
 
龍婆炎 : 不會。。。
 
弟子問:那您沒想過要洗澡嗎?
 
龍婆炎 : 我也真的沒想過要洗澡。我也很怕雨。每次只要淋到雨,就會感冒發燒。龍婆爹也一樣怕雨,只要LP被雨淋到,他就會發冷以及全身發抖。
 
 
龍婆炎除了出名做金童子,其實他也從龍婆爹那兒學到做sam hu(三耳符通)。跟其他派別不同的是,他們的符通是寫在紙張上,而且是寫雙面。寫完之後,就拿去用繩子來綁。做好之後,就在安居的時候,加持3個月才派給信徒。根據龍婆爹的方法,如果要得到勝利的,符通要戴在前面;如果要避難脫險,戴在後面;如果是要人緣買賣,就戴左或右邊。
 
龍婆炎的符通一年才做沒幾支,最多是200多。而只有在雨季安居的時候做。龍婆炎在龍婆爹還在世的時候,就開始做符通。而龍婆爹也曾經拿槍來射,但是射不出。
 
 
龍婆炎說:我們都是拿來這樣試驗的,即使是我做的藥師,我也是照樣拿槍來射,但是那槍怎樣也射不出。這都是因為龍婆爹傳下來的經文的功力。
 
弟子問:有人質疑,真的有古曼嗎?還有它是用在哪一方面呢?
 
龍婆炎說: 這個所謂的古曼,如果有一百尊,就必定有一百個靈魂。很多人拿去了,都覺得非常的靈驗。請去的人,主要是為了帶來財富、幫助生意等。
 
龍婆炎的古曼,依龍婆爹的古方制作,主要是以 ‘七墳、七山、七洞、七碼頭、七田、七童骨灰、七寺土、七火化場的灰土、古方土’,做成可愛的童像,寫上經文,在加上加持3個月,才可以讓信徒恭請回去。有人放在家裡,有人供在公司或做生意的地方。
 
龍婆爹的古曼童以這些材料做成,做成如此的形狀。信徒拿去供奉,作為護法神也好,聖物也好。因為這些材料,有天神守護,所以才會靈驗與神聖。
 
當龍婆爹做好之後,就把古曼放平臥,然後誦經加持以致古曼能夠站起來!因為他的靈驗,所以才廣為信徒所尊敬。
 
 
弟子問:現在很多寺院也有做類似的古曼,但是否都一樣呢?跟龍婆爹的古曼有什麼分別?
 
龍婆炎回答說:不一樣的。他們或許知道用什麼材料,但是如何加持就不懂了。現在也有幾間寺院也做古曼來騙人,有些還用wat sam ngam的名字來賣。大部分被騙的,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信徒。
我這麼確定,是因為我信徒來到寺院找我,然後拿古曼出來給我加持。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Wat sam Ngam的加持方法,是必須要分開的,而不能放在一起加持。因為每一種佛牌聖物,都有其不同的功能,所以才必須用不同的方法來加持。
 
就比如,古曼童是偏向metta,買賣的,加持的時候就是要下這個經文。如果給外國人看到這些古曼,或許還以為是土產的玩偶。但是對於相信的人而言,這可是具有招財功能的聖物呢!
 
 
龍婆炎 LP Yam
購物車
返回頂端
六月出發

包殼/捐棺

6月出發到泰國,提供各類防水殼/銀殼/金殼服務,另有義德善堂捐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