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達瑪 Luang Ta Ma ( Wat Tham Muang Na )

龍達瑪 Luang Ta Ma Wat Tham Muang Na 師父簡介: 龍達瑪原名為Varongkot Suwannakun,佛歷2477年的11月23日出生於泰國東北部Sakon Nakhon省的Noraniwat區,是家中的次子。父親名為Wandee Suwannakun,母親名為Sorpar Suwannakun。龍達瑪兒時, 在泰國東北東部是由祖母照顧。 年幼時因為對佛法有極大的興趣,所以年輕時跟Wat Sakae 龍婆Doo高僧學習法術,成為了Wat Sakae 龍婆Doo座下的俗家弟子。在第一次見面時,龍婆Doo給了一個佛牌給他並教他拿著在手進行打坐禪定練習。 與其他的俗家弟子不同,龍達瑪天資聰穎、對法術與佛理理解很快,龍婆Doo也對龍達瑪的修行特別重視,給予了龍達瑪更多的指導,並助其修行及修煉禪定力有20多年的歷史。要知道龍婆Doo的四面神法門可以排在四面神歷史上名師的頭幾位,僅次於四面神法門的史上第一名師阿贊興。龍達瑪在龍婆Doo座下學習的四面神法門,延續了龍婆Doo法門的派系,自然是不會弱的。龍婆Doo是他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師父。 在指導龍達瑪多年以後,龍婆Doo自感身體狀態不佳,過了70歲的時候,龍婆Doo希望他的弟子龍達瑪能夠出家為僧,這樣可以更加專心佛學的修行,多番考慮後,龍達瑪同意了恩師的請求、遵循龍婆Doo的願望,在佛歷2531年的7月24日上午10點6分,於大城府的Wat Phutthaisawan佛寺正式受戒,其受戒導師為該寺的主持高僧阿姜Pathrakit、也叫龍婆盤,他的第一受戒師為阿姜Suangthorn、尊稱Boonsong,他的第二受戒師為阿姜Pichit Kitarthorn、尊稱Sanae。 受戒後龍達瑪在寺內首先開始了自己的修行之旅,之後為了提升自己的法力,在主持龍婆盤的同意下,開始四處拜訪名師,並以苦行的方式繼續修行。途中龍達瑪回到了其最早的恩師龍婆Doo的Wat Sakae佛寺,龍婆Doo給予了龍達瑪一些修行的指點,建議他北上修行,並對龍達瑪說:“不論你走到哪裡,我都會與你同在。”並且給了龍達瑪一個自己加持過的護身符,告知如果需要龍婆Doo的幫助就可以使用這個護身符。之後還贈與了龍達瑪一些旅行必要的用具和500泰銖。 龍達瑪聽從了恩師龍婆Doo的建議一路北上,多年來在泰國的北部地區以西瓦里式苦行的方法來進行朝聖,經常會自己前往深山洞穴中禪坐磨練定力。在修行至Prathat Jomjaeng地區時(這地方曾經叫做Prathat Jomkithi)龍達瑪遇到了一位老人,他告知龍達瑪在遠方的Muang Na地區的森林裡有一個洞穴,叫做夢納洞穴(Muang Na Cave),十分適合僧侶的修行。龍達瑪決定聽從老人的意見,前往去看看那個洞穴,到了以後,對此地十分的滿意,還通過禪定的法力將這個消息傳達給了恩師龍婆Doo,自此刻起,便留在此地堅持修行。 在佛歷2533年的時候,龍達瑪的恩師一代名師龍婆Doo圓寂了,大城府的皇家為其舉辦了隆重的葬禮,龍達瑪也前往參加了這場葬禮。之後龍達瑪回到了夢納洞穴,並又修行了10年的時間。 在自己的法力大成的時候,終於想通了不是通入涅槃,而是以幫助人類,決定放棄了孤獨的生活,龍達瑪在當地興建一所寺廟,幫助周圍生活的人民,這也算是一種報恩吧,因為在龍達瑪獨自修行的這10年中基本都是當地的村民為他提供食物的,同時還可以給寺廟的善信講述佛法,幫助一些對佛有興趣的俗家弟子修行。龍達瑪此後也會督制佛牌供寺廟的善信恭請,而且常會根據恩師龍婆Doo的古法為善信製作護身符,讓更多的人感受到佛的力量,為人民擋災、避險。

龍婆爹 LP Tae (Wat Sam Ngam)

龍婆爹 LP Tae   Wat Sam Ngam   師父簡介:   Wat Sam Ngam LP Tae 龍婆爹出生於佛歷2434年9月15日。七兄妹中排第五。父母都是農民,當LP爹仍然是嬰孩時候,他伯父LP Daeng便把他帶往寺廟。   而實際上,LP爹很少居住在寺廟內,他花了大部分時間在森林裡做苦行僧,不斷在修習各類法門。LP爹自少對奇蹟癒合的人很有趣, 伯父將其留在Wat Golong直至七歲後,LP爹回家和父母一同居住了三年執行孝順。在那以後,LP Daeng再帶他回到寺廟直到大師15歲時,於2449年在其伯父廟內正式成為了“那”(小和尚)。   到了20歲時正式成為和尚。當時拜了LP Tah Wat Panaengtak為師(LP Tra是一位法術非常高深的大師,同時他督造的古曼通也是非常有名的),並到其寺廟學習一些法術,而LP Tra亦將其所有法術傳授予LP爹,同時教導他如何成為一個苦行僧,直至LP爹可以自已單獨前往森林修行。   2465, 當LP Tra完寂後,LP爹便去找Wat Takon LP Cheam處繼續他的學習生涯(LP Chaem亦為一位眾所周知非常有名且修為極高的,他嚴格實踐佛法和高素養的大師,其督造的古曼更是可達五十萬泰銖),而他無私地將自已一切所知傳授予LP爹,之後他問了LP爹一個問題:“如果您想要成為Chao Khun(昭坤、周官,即地區僧官)的話,就乘火車到曼谷;如果您想要成為一名苦行僧,你必須進入森林繼續修煉。LP爹選擇了後者——進入森林。據說LP爹是擁有極強人緣和法術的高僧,每當出外修行時,會有許多村民要求捐助金錢給他,但大師從未接納他們的金錢,除了一些於早上化緣的食物。但是村民希望LP爹能收下這些捐助來建廟,且能為他們做一些善事。於是LP爹便收下了這些錢和一些物品,並為他們做一些加持祝福。     有一天,一個強盜想搶奪大師的金錢,LP爹並沒制止他,只告訴強盜這些金錢並不是他的,仍屬於希望做善事的村民。如果他搶了這些金錢,村民會感到十分失望。當強盜聽了這番話後,感到非常羞愧便逃跑了。除了LP Tra和LP Chaem外,LP爹亦曾向一位柬埔寨苦行僧學習制造古曼通的法術。   這位高僧是在法國軍打進柬埔寨時,進入泰國成為隱士的。這些都為其日後制作古曼通打下基礎。據說,在那個時候大師去到一些很窮村落,他們大多是農民,生活很窮苦,有些難產或夭折的嬰兒死後,連儉葬費也沒有。於是村民便把這些小孩交給LP爹,希望大師可以為他們處理。而大師將他們火化後,便用他們的骨灰混合其他聖物來制造成一尊尊古曼通,而每尊古曼也有一個獨立名字。當時有很多村民認為大師超能力看到奇怪的亡靈的漫遊環境和那些年輕的孩子尤其是靈魂。為了給一個機會,讓那些靈魂重生之前做優點,LP爹希望這些古曼通可以幫助供養者生活順利、增加財運及增加來世福報,同時也可為小孩自已累積功德,來世可有一個健康身體,不用做孤魂野鬼。       直到2475的一天, 他伯父LP Daeng 圓寂了, LP Tae回過去Wat Sam…

龍婆通丹 LP Thongdum (Wat Tham Tapian Thong)

龍婆通丹 LP Thongdum 寺廟 : Wat Tham Tapian Thong 師父簡介: 龍婆通丹 /Wat TumTaPianTong /LP Thongdum在泰國中部地區相當受善信們的尊敬和崇拜。大師在佛歷2477年8月19日出生於Lorburi,父名西拉,母名濃,育有四名子女,兩子兩女,LP Thongdum排名第三,主要要種田為主,家境貧寒,所以大師當時只上學到4年級,就輟學幫助父母種田,22歲正式剃度出家學習佛理佛法,戒師為Phrakru Virupthammaki,通過自己的努力考到了佛教界碩士的學位。然後再向龍婆Mum (Wat Pra Sa Tyer)學習法術,剛開始, 龍婆Mum不願意 後來教他,因想了解大師的個性,龍婆Mum把佛學知識都傳給了大師。 之後大師繼續跟多位高僧和法師比如阿贊Tong Sud (師父解降非常出名, 而且對刺符也很有名的,當時大師跟隨師父學習解降和刺符,同時還學習禪坐)、LP Ear、LP Pring、LP Kring等名師學習法術和佛理,解降頭、刺符、禪坐,之後大師成為寺廟住持。 住持了12年的時間後為了提高自己的法力修為,LP Thongdum放棄了主持一職,進行深山修行,在苦行中認識了阿贊Hong師父,並向其學習了高深的法術,習法之外阿贊Hong將獨門秘籍,一本記載古老的泰國法術的經典贈予了大師。 在告別了阿贊Hong之後,LP Thongdum繼續苦行,直到找到了一個山洞,大師開始在其中禪坐修行。 剛開始,當地的民眾沒有一個人理他,直到有一天,有個非常貧困的人來拜大師,帶給大師一點食物,大師就給了他一個大師自己製作的符管,此人佩戴符管後曾被幾個好事之人惡打過,但是結果檢查沒有任何傷,因此大師的神通慢慢傳開,大師制作的塔固開始被諸多善信競相恭請。 在LP Thongdum苦行的歲月中,連近代必打王Wat Pradoochimpee的LP Toh,以及招財聖僧Wat Donyaihom LP Ngern的招財法門也傾囊相授傳給了LP Thongdum。去過大師寺廟的人會注意到結緣佛牌的櫃台旁邊有幾張照片,其中有一位曾是馬來西亞的總理,相傳此人在破產邊緣結緣到了LP Thongdum的佛牌,奇跡般渡過難關,所以後來捐錢修建了很多寺廟的設施。 佛歷2512年,心誠的善信聯合起來在LP Thongdum修行的地方為大師修建了一所新的修行禪舍,相傳禪舍後面的山洞中藏有寶藏,有惡鬼守護,很多人因為踏入此地而死於非命。 大師第一天晚上就夢到此山洞有聖物和寶物,還有一些鬼魂來吵他並趕走他,大師就告訴那些鬼魂說,我來這裡不會拿走任何寶物的,只是要建一座寺廟,然後大師用法力安撫,很快鬼魂們就不再吵大師了。而LP Thongdum施法降服了化作巨蛇的妖魔,收其護寺。據當地老百姓說,當時只要是LP Thongdum一念經這條蛇就會出來和其一起念經。 LP Thongdum的刺符在泰國當地相當有名,出現過很多神奇的事跡,但是據說後來因為發生有人用大師刺符的神力為非作歹,LP Thongdum知道後從此便不再為人刺符了。 原來在佛歷2523年時候發生了一件轟動泰國的案件,一名犯下重罪的歹徒用了LP Thongdum做的聖物逃過通輯,大師深感內疚再不制作聖物,除了給邊境土兵督造符布以外,一概不制其他聖物。 (在2520-2523年,大師曾在曼谷參加過幾次佛牌開光的儀式. 如有詳細資料請告之)…

龍婆托 LP Thuad

    龍婆托誕生於大城皇朝時期-佛曆2125年4月的一個週五。大師於出生在一戶貧困,但很經常布施及捐獻廟宇的人家,單名為“補”;在嬰孩時期的某一日,他睡在家外吊床上,但忽然被發現讓一條巨大蟒蛇圍繞住,不讓任何人靠近他,附近看到的人,都想說他死定沒救了!可是他的父母卻不是,他們認為此巨蟒應該是從天降下的神,是為保護這小孩的,於是拿鮮花香燭來拜這條巨蟒,沒想到巨蟒即爬行離去了!隨後,大家趕緊去看這嬰孩,結果這嬰孩依然在熟睡中,但在嬰孩的心口,卻發現了一顆多彩的寶石,他的父母就將寶石收起來,從此,沒想到家中就日漸地發展了。   七歲時,他被父親帶至Wat Dee Luang就讀,拜崇盼莊大師(Somparn Juang)為師,寄居佛廟中,進修讀書。天資聰穎的他可以將所讀過的泰文跟經文完全融會貫通,15歲即出家為和尚,出家時,父母將他胸口發現的寶石交給了他,從即常至不同寺廟學習;當初百姓稱呼他之名為“叫撒咪朗摸”或“叫撒咪朗”,他由納空喜踏馬蠟府學成開始,往大城府方向移動,經途中的聰彭府時,因風浪太大,船無法靠岸,故在船上停留七日船上所有的食物已經用盡,船上的人認為是因為他才會發生這種事,大家統一要這位和尚下船,當時他在船上,將雙腳放入海中,海中即發出光茫,他要大家多打一些水上船飲用,大家都很狐疑,後來喝了,沒想到竟然是可飲用的淡水,大家就請他不要離開船,拜他、並且非常信奉這位年紀輕輕的高僧。隨後,到了大城府之後,首先是到Wat Ke及許多寺廟學習經文、古梵文,學業有成;於佛歷2149年至瓦蠟帢努襪修行。   那時候,斯裡蘭卡國王watakamini欲占領大城府為領土,但雙方國王都不願以戰爭方式,恐傷及無辜百姓之生命,於是雙方國王決定同意采以“鬥智”之方式為戰,由攻方先出題,斯裡蘭卡國王便請國內鑄造之師父,精鑄七位國內最高法師經文,將84000字之經文,鑄於像米粒一般的黃金上,打造完成之後,再將這些黃金米粒,交給這七位國內道行最高深的法師帶到大城府;面見國王,由當日起算七日內,將黃金米粒全文解答出來即算贏!如果泰國沒辦法解出答案的話,大城府即成為斯裡蘭卡國的領土,泰國還要將全大城府的金銀財寶全都奉送給斯裡蘭卡!   從第一日起,國王便下令四處張貼公告,求國內智者能人來解答,直到第六日,也無人可解出此題,全國百姓非常著急,第六天夜裡國王就寢時,夢見西方有只巨像走向大城府,被巨像巨聲腳步嚇醒,第七日的早晨,便將夢境告訴國師,國師喻此夢為勝戰之像也;隨後有人通報,有位大師由西方來,已經解答成功,國王感到驚訝,但也松了一口氣,於是便派人接這位大師進宮,在四處尋找之後,在瓦蠟帢努襪找到龍婆托大師。   兵將跟龍婆托大師稟告說“您就是國王夢裡的神,一定可以救大城”,拜托大師將此災轉為福,後將將大師請到皇宮裡,坐在國王特喻,為神僧訂制的高僧座;當時斯裡蘭卡的七位大法師已在宮內等候,看到龍婆托,以開玩笑輕視的言語說“哪裡抓來的這個小孩來解答?”他回答“小孩出生至長大,都是需要時間的,怎知道我無法解答?”然後這七位斯裡蘭卡法師,將全部的黃金經文米粒,交給龍婆托。   龍婆托將全部的黃金經文米粒放進他的僧桶中,禪坐閉眼默念“請所有保佑泰國的神佛、父母、長者、教導過我的上師、所有的功德,請保佑我能解答,救國家…”隨後即將桶反蓋,開始翻譯解答這些鑄在黃金米粒上的小小經文字,如有神助,且在過程發現缺了七個經字,於是念出來“sang wit ta bu ga ya ba”請法師將缺的黃金米粒拿出來,法師也只能乖乖的交出來,當天下午就成功地解答這個差點送國的難題。   之後,國王非常崇拜龍婆托,賜給他非常多東西,他完全不願收,只回答國王說他不需要這些,國王跟他說,未來他若有任何需要請跟國王說,國王都會賜給他的。   大城府在渡過此劫後,沒想到出現了一種怪病的瘟疫,無論怎麼治,怎麼拜拜作法,也無濟於事,國王只能眼睜睜看著瘟疫擴散漫延,束手無策之時,又想起了龍婆托,於是令人再去請他進宮一次,龍婆托拿起了自己的七彩寶石,在禪坐默念後,將他的寶石置於一大甕的水裡,請國王將水分給百姓飲用,結果喝過水的人病就好了起來,令國王更是贊賞他了。   過了好幾年,他進宮跟國王說,即將離開此處,回到故鄉去,國王非常地舍不得他,但也不能如何,只跟龍婆托高僧說“請您不要丟下我們不管!”隨後親自送龍婆托到大城府城門。後常傳龍婆托從大城府離開返鄉的途中,依然不斷幫助百姓的故事。   瓦帕他信班啪答啪扣(寺名)是他要修行之處,百姓無上歡迎他,尊稱他為崇迪啪扣,他看這間寺廟受到戰火之殃,非常殘破,很想為這間寺廟做點事情,沒想到這個訊息一傳到國王耳裡,國王即遣500人為此廟整修添香,三年內讓這間寺廟莊嚴華麗龍婆托在這間寺廟修行了好幾年。時間不斷消逝,大師漸入老邁之年,便返回南北部家園,大師沿陸路步行返回家園,一路苦行弘揚佛法,普道眾生,所經之處,往往有奇蹟出現,受到善信崇奉膜拜。大師這次回到家鄉在屈啪過佛廟(wat Pha Khoh)註錫,受到遠近民眾之崇敬,熱烈歡迎。後來大師因重建佛廟,再到皇城籌措經費,這次受到皇帝之崇敬,恩准劃賜土地予重建佛廟,並將地界內的人民,也交由佛廟管轄。   一直到龍婆托大師80歲的某一天,他拿著有三個彎的拐杖,到海邊散步的時候,遇上了中國的海賊,海賊見他落單,即將他抓上了船,船在開出不久後,沒想到怎樣都動不了,就這樣停在海的中央,這些中國海賊不斷檢查、修船,經過了幾個月,他們所有的飲食都已用盡,海賊開始慌亂,大師看著他們痛苦之下,欲將腳放進海水裡,腳不夠長,於是念經,豈料大船竟然下降到大師的腳可泡到海水的高度,大師將腳拿開之後,叫海賊去取水喝,中國海賊不信也沒辦法只好一試,沒想到海水竟然是淡水,海賊開始對他感到敬畏膜拜他,不斷向大師道歉,將大師送上岸,船就可行駛了!   大師上岸後,先在兩棵大枯樹中休憩,之後這兩顆枯樹,像重新擁有了生命一樣,一直到現在,都還有人拜這兩棵樹呢!救助無數百姓的龍婆托大師,給這村子的,是美好的回憶。 後來大師又向其他的地區遷移…   而我們現在所說的龍婆托的真正圓寂時間和地點,到現在仍然是一個迷,也一直在爭論著。有人認為大師是在Wat Phra Khok修成正果升天的;也有人認為大師後期離開Wat Phra Khok後一直行西瓦裡苦行戒南下,還來到了馬來西亞,並在此圓寂。因為在歷史上曾有資料記載著幾位很相似,事跡資料很接近的大師。如苦行至馬來的大師“Shan Om Tan”,大師四海為家弘揚佛法,拯救了無數善信,凡有醫治不好的奇難雜症,只要求得大師念過經咒的發水,飲用之後一切疾病都會神奇地消失於無蹤。這是馬來乃至不少泰南民眾也認可的一位“龍婆托”。   p.s. 在泰國的交通部裡的意外報告,至今沒有一位佩戴龍婆托佛牌的信徒死於意外,最嚴重只是重傷。    

阿贊刁 / 龍婆刁/ LP Tiew (Wat Manicholakan)

龍婆刁/ 阿贊刁  LP Tiew   Wat Manicholakan 師父簡介: 阿贊刁出生於落布裡府佛歷2502年12月2號,原名是Thammanoon Kerd Phu,“Phra Kru Wimonyan Udom”或門徒們對他的稱呼。華富裡著名的僧侶之一。這是一位修行良好,充滿同情心的和尚。 爸爸叫奔那,媽媽叫巴派,他的姓是哥普,他兄弟姐妹有八個,在他讀小學時,他聽到大人說到一些咒語,法門,法術,很感興趣,很想去學,長大一些他就去找當地的阿贊,阿贊呦學習,他學習了關於符管的咒語,以及符管的制作方法和磨粉的方法,2516年在阿贊呦學習完畢就與阿贊明(非制造九尾的阿贊明)學習下降與解降,以及人緣油。 在那萊營地學校初中畢業後2519年在華富裡府 Mueang 區 Phrommas的 Wat Thep Kunchorn Wararam,Phra Kru Mongkhon Phani(Luang Por Mang) 為導師) 直到20歲,在Wat Manicholakan和Phra Kru Mongkolphani作為導師受戒儀式,另外Prahkhru Winiyaphirat (Luang Pho Thomya) Wat Manicholakan是當時阿贊刁的老師。出家後為 Luang Pho Mang 服務。在Wat Manicholakan的佛教大齋期期間,他學習了很多佛理。同時,他一直為Wat Manicholakan的發展做出貢獻。 2540年被任命為 Phra Karma導師 2543是 Wat Mani Cholakan 的助理 (副主持) 2544被任命為Phrakhru Winaithorn,…

龍婆添 (側頭添) LP Tim ( Wat Lahan Rai)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龍婆添 (側頭添) LP Tim   Wat Lahan Rai   師父簡介:                龍婆添(側頭添), 因為還有屈滄海的阿贊添, Wat Pakao的龍婆添, 造拍罌著名的白衣大師之一阿贊添, 而大師坐禪時, 頭會少少歪歪的, 所以人們都稱呼大師為側頭添而分別.   泰國佛廟之多,堪稱得上是天下一絕,在眾多佛寺之中,並不是每一間佛寺都為外人所熟悉。佛寺之所以會不見經典,或許是由於這些佛寺並沒有督造佛牌、佛像以供善信供奉佩帶,又或許是由於佛寺沒有出過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又或者是佛寺位置比較偏僻,因此使得這些佛寺不見經典。但並不是說一間享負盛名的佛寺,就一定會有一位很有名的住持,有的名佛寺可能只出過一位著名的住持高僧而已。而一些比較不出名的佛寺,經過幾十年,或許會出現一位德高望重的僧人,那麼這間寂寂無名的佛寺,也許就會一夜成名。眾所周知,有一間老佛寺經過百年的歷史終於出現了一位眾所周知的一代高僧 – 龍婆添   大師生於佛歷2422年06月16日,星期五,屬白兔,出生在泰國的拉擁地區的一個小村莊。他的父親名乃借,母親名南音。由於家境貧寒,因此很小便到田裡幫忙,而沒有機會上學念書.但是由於龍婆添大師的住家離開寺廟很近,因此每天龍普添大師都到寺廟聽佛理,漸漸地對佛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就在佛歷 2439年,也即是17歲時,龍婆添大師被他的父親送去越賴華裡跟隨當時的主持龍婆星大師學習佛法.龍婆添大師在越賴華裡住了一年。在這一年裡他跟龍婆星大師學了很多佛理以及禪定法門。   一年後,由於家裡發生變故,他便離開越賴華裡回到家裡找工作奉養父母。佛歷2449年06月07日,也即是龍婆添大師27歲時正式出家為黃衣僧人,由拉擁地區出名的拍君照漢古考大師為他剃度。   三個月後,龍婆添大師行西哇裡法戒,在行戒時,在森林裡遇到一位白衣的修行者,名加志阿曾,他跟隨加志阿曾學習白衣法門,使他的修為更上一層。   兩年後龍婆添大師繼續他的西哇裡修行,來到當時出名的越勁真佛寺,跟隨龍婆添的遠房親戚龍普送陶大師學習佛法。龍婆送陶大師為當時有名的高僧之一。相傳有一次,當越勁真主持龍婆送陶大師為一批善信念經作福時,當念誦經文到一半時,突然覺得有痰卡在喉裡,便出力的把這一口痰吐在洋灰地上。當這一口痰掉在地上時,地上馬上凹下一個洞,在場的每一個善信看得目瞪口呆,一時傳為佳話。         龍婆添大師住在越勁真佛寺一年,得到龍婆送陶大師的真傳。一年後,龍婆添大師回到Wat Lahan Rai繼續為當地的民眾宣揚佛法。 佛歷2478年,由於龍婆添大師對於佛理有高深的研究,因此受僧王賜封為巴古,佛歷2517年12月05日,龍婆添大師再次被僧王封為拉擁地區最具權威的高僧,掌管拉擁地區的大小寺廟。龍婆添大師一生很少有病痛,而且還有一個特別的習慣,每天上午吃一餐素食,下午1點喝水,然後下午4點喝茶,下午4點過後,便什麼東西都不食(包括水),而且龍婆添大師是一位素食者,從佛歷2468年起一直吃素到逝世為止,生活習慣50年不變。         龍婆添大師在佛歷2518年10月16日晚上因年老,逝世在念經房。在龍婆添出家為僧69年期間,龍婆添大師曾親手督造過很多的佛牌,許多人佩帶後都能得到龍普添大師的庇佑,使生活過得更美好。  …

龍婆添 (肥添) LP Tim (Wat Pakao)

龍婆添 ( 肥添 ) LP Tim Wat Pakao 師父簡介:        龍婆添( 肥添,Luang Phor Tim Wat Pakao)出生於佛歷2456年,公元1913年3月10日,圓寂於佛歷2552年,也就是公元2009年3月22日,享年96歲。是泰國當代著名的高僧,19大聖僧之首。 龍婆添大師出生在泰國的大城府,家中留個小孩,大師是老五,由於小時候父親就過世了,所以在幫半區的 Wat Pikul讀書到四年級的時候,就休學幫助母親種田。後來到了當兵的年齡,被應征入伍,當國王的侍衛,服役一年三個月的兵,也就是佛歷2478年時候就退伍了。退伍後,龍婆Tim繼續到Wat Phikul出家當和尚學習。 但由於心疼母親獨立操勞家務,一年後又還俗幫助母親。之後是結婚、生子、再次被征召去跟法國人打仗,再後來去高棉打仗,泰國勝利奪回了被侵占的領土,而龍婆添大師也獲得了一枚勝利勛章。之後又被征召去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當後勤。再後來回家繼續務農,再後來家鄉發生瘟疫,很多人死去。龍婆添大師也不幸的染上了瘟疫幾乎瀕臨死亡,期間龍婆添經常在心裏祈求佛陀,讓他能病愈後有時間能多做善事。在病好了之後,龍婆添就真的升起出離心,於佛歷2491年4月10日再次在Wat Phikul出家成為僧人,當代大師龍婆Son為龍婆添再次出家梯度。 龍婆添大師在Wat Phikul修行直到佛歷2493年,也就是公元1949年就去了Wat Pakao修行,那時候Wat Pakao的廟舍破舊,因為他深得地方百姓愛戴,所以大家便一同幫助他修建Wat Pakao,讓他得以有舒適的環境來修行。 隨後他去了Wat Namdow一個月,向LP Shang修習經典符印。之後LP Tim又回去Wat Pakao繼續修行,於佛歷2495年,百姓邀請他到Wat Sandeegalam做三年的住持。到了佛歷2501年的時候,龍婆添大師被授予佛教的最高水平證書。在佛歷2511年,龍婆添大師又被提升為“區院長“,接著又被泰國皇帝授予“第三級Phra Kru”,然後接著被授予“第二級Phra Kru”,並受封法號“Phra Kru Siangworasamaragui”。 雖然獲得這麼多的封賜與封號,但對於這些稱號大師並不在意. .大師依然堅持僧侶的戒律,生平創建了男女廁所和浴室,創建了橋樑以方便僧侶從宿舍往來佛教教育館,依然堅持著僧侶的戒律,並且除了為僧人建宿舍、修佛寺、返修佛教教育館等佛教事業之外,絕不碰觸金錢,還有等等數不盡的貢獻,大師這種無私的付出,非常值得大家敬仰。 LP Tim在佛歷2520年首次於山洞中閉關修行,然後四處游歷,向Wat Na Tang Nok LP Chong、Wat Paknam LP Sod等多位高僧名師學習各種經典與禪定,以及神通。 龍婆添不僅佛法修為深厚,而且非常的慈悲,在森林中苦行的時候,哪怕蚊子叮咬,都不忍驅趕。在佛法修為方面,大師曾跟隨Wat Paknam LP Sod修習佛法,並修得“漏盡通”。可能大家對漏盡通不是很清楚,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 其實鬼神都有五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宿命通,但唯有漏盡通沒有。我們普通人渾身是漏鬥,起心動念都在消耗能量,都在消耗福報。而無論佛家道家要想取得成就,都必須證得漏盡通。道家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都是要讓人的精氣神一絲不漏,如此便可返還先天,求得長生;而佛家持戒定慧,斬斷貪嗔痴,斬斷一切執著,同樣不會往外泄露一點能量。所以只要能修得漏盡通,想長生是非常容易的,只是看修得的人願不願意。可能很多朋友會說,難道還有不願意的?其實到了這個境界,是走是留已經是沒有什麼區別的了。如果留下來就是有事情還沒有做完,如果塵緣已了,或者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比如轉世再來,那也會走的。 龍婆添大師於2518督造第一期法相牌,2527藥師佛,2536法相,2543坤平….等一系列佛牌。其中2536法相牌所用符文為大城府流傳超過400年的神秘咒文,是相當完整的咒語,咒文高達45字,因此非常的靈驗。此外,龍婆添大師所加持的坤平也非常的出名。…

龍婆多 LP Toh (Wat Pradoochimpee)

龍婆多 LP Toh Wat Pradoochimpee   龍婆多 介紹 大師是大家熟悉的必打王名師,所做的必打非常著名,在泰國也很有升值潛力,師父由於跟隨過多位師父學習,所以不只必打佛有名,在下面會有介紹到   相傳,  一次龍婆在大殿打坐時,八仙下凡來到龍婆的面前,並對龍婆說:觀音菩薩要收您做徒弟,並要您不要吃牛肉,以及在吃素盛會(指九皇爺爺期間)吃素。但是龍婆不肯,並說:觀音是華人,我是泰國人,我已經信佛了,所以不能跟你們。八仙拿龍婆沒法子,就只好離開,但是還是不死心,不時還來游說龍婆跟隨觀音菩薩修行。 直到一天,(另一說法是隔天)八仙又來了,並說:今天觀音菩薩駕到。。。就在外面。 龍婆也不管,還是把眼睛閉上。直到其中一位(不懂是不是何仙姑?)請觀音菩薩進來。進來後,就請龍婆開眼。龍婆睜開眼睛一看,只見觀音菩薩法相莊嚴,並且大放光芒。觀音菩薩請龍婆成為“大乘佛教”的弟子,並送了一套北傳袈裟給龍婆。龍婆一時也忘記,就把袈裟穿上。才穿了一點,才回神過來,趕緊脫下北傳袈裟。龍婆說,他出家修行是為了解脫痛苦,成為阿羅漢。沒想過要修菩薩道。這個時候,觀音菩薩見龍婆如此,也沒強迫他,只是要求龍婆說:希望你從此以後,每年的九皇爺誕能夠吃素,以及穿上北傳的袈裟. 說完,就和八仙隱身不見了。。。   龍婆多傳承背景 龍婆多出生於佛歷2430年3月27日曼谷市附近,自小便在Wat Pradoochimpee成為“那”(小和尚),當時龍婆多跟隨主持、阿贊碰及龍婆蜀學習僧侶規條。當佛歷2450年7月16日,他20歲時在當時三間大廟主持見證下正式成為僧侶。   當其恩師阿贊碰完寂後,龍婆多跟隨另一師父龍婆 Wong學習打坐及規條,及後他又去到泰國北部森林當苦行僧數年。後跟當時非常有名Wat Tragraphuk 龍婆 Nong、Wat Rai 龍婆 Nian(Wat BangNomkho 龍婆班的恩師)、龍婆弄、龍婆碰、龍婆咪等等,向眾多高僧習法,最後再度回到曼谷接任Wat Pradoochimpee成為住持。   當時他認識到另外四位有名的聖僧:Wat Paknam 龍婆術、WatBangNomKho 龍婆班,龍婆陳、龍婆介,並成為好友交流法門。當時龍婆多、龍婆術及另一高僧常會結伴到森林修行,三人會各自畫一些符咒造成經粉(呈淡黃白色),將之混合再三人合力加持,完成後分成三份各自帶回寺中,而每次龍婆多被邀請往一些大法會開光,席中多會有108位高僧,開光過程中高僧們都可感應到哪位大師有特別力量,然後會跟隨這大師學習。 龍婆多崇笛 除泰國人民外,泰國九世王及皇族成員亦非常尊重龍婆多,泰國很多地方不難見到他們的合照。在佛歷2463年,龍婆多督造了第一期聖物崇迪卡多,現在泰國市場已是非常罕見及珍貴,之後龍婆多繼續督造其它的聖物。龍婆多早期其實用了很多精神去督造13種不同版本的崇迪,在佛歷2518年才開始督造其最為著名的必打,大師督造的必打佛牌被譽為近代靈驗之最。佛牌多由古老經書、花粉或香灰三種不同版本制成,當中會加入阿贊多崇迪佛牌粉,早期白欖佛牌粉,四世皇時代僧王佛牌粉,以及龍婆多與其他高僧合制手寫經文粉(碰依鐵姐),有時如找到一些特別聖物也會加入。   部份佛牌底部還會加入大師的手寫塔固,相對更加珍貴稀少。當佛牌倒模完畢後,有一些會放到聖水中加持,曾經有人見過放在水中加持的必打浮上水面(正常物理情況應沉底),這類同樣在市場較為罕見,大師督制必打開光儀式大多為三個月完成。 大師的必打佛牌可謂神跡不斷,每次遇到飛來橫禍時都能逢凶化吉。更有人曾在兩萬尺高空跳降落傘時,因降落傘發生故障而未能打開,原本以為難逃一劫,怎知落地時只發現雙腳骨折,身體其他並無大礙,當時他身上便是佩帶龍婆多督造的珍寶必打,亦有很多人佩帶後大富大貴,生活無憂。 龍婆多必打功效 更有仿間流傳誰可擁有龍婆多必打佛牌,除可事事逢凶化吉,遠離意外、在事業、人緣、生活各方面得到成功,財運會如留水般不絕,這也是現在龍婆多督造必打牌一值在升值的原因。現為九聖僧之一。     龍婆多觀音物由來 在觀音菩薩離開後,那一年的九皇爺誕,龍婆並沒有吃素。龍婆認為,他那時並沒有給予任何承諾。然而,龍婆在那段期間就病重。但是,龍婆還是不相信這是跟他沒吃素有關。在接下來的那年,龍婆還是沒吃素,結果又再病重。結果,龍婆才發願,如果這病好了,他將會每年都吃素。結果病也因此而好了。(據了解龍婆多就呢件事出了一些觀音聖物,非常著名) 從那一年開始,每一年的九皇爺誕,龍婆都會吃素,並在晚上打坐的時候,穿上北傳的袈裟。這只有靠近龍婆的弟子才知道的. 而在龍婆打坐的時候,觀音菩薩就會來教導龍婆佛法。因為這樣,龍婆很多的弟子,都是華人子弟。他們顯得特別喜歡龍婆。   可惜龍婆多於佛歷2524年4月5日完成他一生僧侶過程,享年93歲。他的事績,會永留在人們心中。               山卡啦啤僧王合照…

龍婆溫 LP Unn/ LP Woon ( Wat Tankong )

龍婆溫 LP Unn/ LP Woon   Wat Tankong 師父簡介:   龍婆溫 (LP Unn/ LP Woon/ LP Oun)是泰國十九大高僧之一,師父在佛歷2553 10月31日圓寂, 享年94歲,僧侶生涯一共73年。   龍婆溫生於1916年3月9日,是家中的長子。當他20歲的時候就依傳統風俗,出家為僧。法名Sukhakamo。出家後,隨LP Piu 以及LP Tongsok學習各種法術與禪修。影響LP Un 最大的,是LP Tongsok。LP Tongsok是Petchburi最偉大的高僧之一。   據說連泰王也微服去拜訪。請LP 刺符。當時LP也不以為意,不知道眼前這位就是皇上。事後,皇上才向LP表露身份。LP知道後,當場把刺符用的針折斷,從此不再為其他人刺符了。因為,這針已為至尊的皇上所用。由此可知,LP Tongsok的功力。   話說回來,LP Tongsok 願意收龍婆溫 為徒是因為他覺得龍婆溫是個可造之材,為人也很好,加上跟Lp Piu也是好朋友,於是選好日子,叫龍婆溫 到他的寺院,正式拜LP Tongsok為師。   龍婆溫生性慈祥,為人正直,持戒清淨。從小就對各種法術感興趣。但隨著年紀的長大而對生死輪回感到厭倦而想到出家。這一出家,就是73年了。曾經接觸過 LP的人都會覺得LP可不是普通的和尚。他的智慧與定力深厚。曾經,隨手拿起一塊石頭,用心念經加持,石頭也變成不是普通石頭了。   LP出家一段時間就開始行腳到森林修行。他走遍各方,遇到他的人都對他非常恭敬。直到一次,有人願意捐給他面積近5000英畝的土地。 老和尚問他:你希望這塊地怎麼利用? 那個人說:我希望用來建寺院,學校,以及衛生中心。 於是,龍婆溫就委派徒弟去那兒建寺院,學校等。有學生200余人。   故事雖然才剛開始傳出去不久,但是他的大名早在30多年前,就傳揚在Petchburi。他是僧人的良好模範,他的修行嚴持戒律,不追求名利地位,一生甘於平淡。   他的一生,只有濟助眾生,散播慈悲於世人。此為,他也建寺院,馬路、學校等,為後世打好基礎。他的一個特征就是“有話直說”,心口合一。不會轉彎抹角。沒有任何的掩飾。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知道的,他就回答。知道,不知道的,他就回答不知道。弟子們從來沒看到LP 發脾氣。師父是一個戒行清淨,慈悲為懷,鼓勵弟子學習,每年還撥款頒發獎勵金給附近九所學校的學生。   曾經有位善信佩戴了龍婆溫的佛牌後還出現過被人用槍射擊數槍奇蹟生還的神蹟,當時的善信被槍打過後,身體一點沒事,只是衣服上破了很多的洞而已,可見在刀槍不入法門上龍婆溫佛牌的力量有多大了。…

龍婆Up ( Wat Thong Sa)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龍婆Up Wat Thong Sa 師父簡介:             龍婆Up大師是泰國佛統府的近代名師,是被譽為鬼王的LP爹大師的傳承弟子之一 。 龍婆Up大師在20歲的時候出家為僧,僧侶生涯已有七十多年,於2556年圓寂。 大師20歲時在大城府的Wat TangNoi由龍波麻高僧為他剃度,正式成為一位僧人, 之後就在Wat TongSa修行,修行九年之後,大師便選擇獨自到深山林間修行 在山林間修行當時,得遇名師高人,因此龍普Up大師在深山林間就就拜師習得秘法,而後又到寮國及西藏拜高僧為師,不斷地學習及修行。 大師修業期滿返回泰國之後,又到大城府的Wat MaiDamTang寺繼續修行13年的時間,再轉到後到緬甸附近的Wat WangChado修行了兩年時間,直到佛曆2508年,大師滿43歲的時候才回原來的Wat TongSa寺,大師一出家便持續不斷修行學習,至少有23年的時間,當中跟過很多出名的師父學習, 如LP Noi Wat Thammasala, 龍婆鐘 Wat Na Tang Nok, LP chaem Wat Takong, LP Bun Wat Wang Manao 最後才定駐在Wat Thongsa擔任住持。 在修行的過程中,龍普Up大師不僅由LP爹大師親授不外傳的獨特法門,也曾向許多修行者、醫師學習醫術,因此高僧在藥草及傳統醫術方面也是很專精的 在當時並不發達的農村,很多信眾若是身體不舒服,特別是急症,都會找大師醫治 高僧每天接見信眾,都要幫一些信徒醫治。 但醫術只是師父的專長之一。在泰國都相傳,龍婆Up師父是在招財和人緣魅力法門上都很厲害的大師。是全泰國公認開光咩冷篇(南平媽媽)最有力量的大師。 在百多年前,泰國的窮鄉僻壤住著一名懷有胎兒的婦人,在她臨盤時,不幸胎兒的胎位不正,以致難產血崩。而這名婦人在臨終前抱著滿心善念,真心希望這世間上不會再有人受到這種苦難,並可得到幸福。在這一念之間感動了天界,加之其多世行善,功德福報深厚,天神答應把這婦人的靈魂留在凡間幫助世人,並受予法力給這位婦人,好讓她可在世間行善積得,幫助有須要的人脫離貧窮疾苦,而這位婦人便是咩冷篇(南平媽媽)了。 百年多後,南平媽媽在森林遇到了高僧龍婆Up,南平媽媽希望此緣份能幫助有需要的人。於是就在龍婆Up打坐的時候,南平媽媽特意走進大師禪定時的意識界中,希望龍婆Up大師可以借助自己的法力製作成聖物,使有緣的人能得到南平媽媽的幫助走向更幸福美滿的生活。並教予了龍婆Up相關制作法門,因此龍婆Up大師的南平法門是唯一正宗的南平加持法門。 所以龍婆Up所做的咩冷篇(南平媽媽)在泰國是無人不知的,恭請了南平媽媽的善信,不但可以得到南平媽媽在人緣招財上的幫助,實現心願。如果是孕婦更可以庇佑孕婦母子平安,母憑子貴或母憑女貴。     然而,龍婆Up大師在2536以前就制造了幾款咩冷篇(南平媽媽),但因為一些原因,而無法被外界所接受,甚至牌被禁止出廟。但是龍婆Up大師當時一點也不擔心,還在2536年最後一次被禁止出廟的時候跟徒弟們說,我們就等三年好了,三年後就可以出廟了。結果大師所說的話神奇的在三年後靈驗了。 在2539年,這些咩冷篇(南平媽媽)真的被外界接受,而且還因為靈驗和幫助了很多人的關系,大受歡迎!市面上流傳的所謂一期、二期,甚至三期,其實主要是在華人界流通的說法,也許是為了分期好炒作價格吧。 因為前期龍婆Up大師親制的咩冷篇(南平媽媽)是無法嚴格分期的,大師其實是一直在做,偶爾做一點,偶爾又做一點,持續做了很多年。而不像很多佛牌那樣,有專門的開光出廟的法會,因此也無法明確說出是哪一期哪一年的。也許是分了期,這樣分為一期的價格能夠賣得更貴吧。 行家一般頂多就是分個一期(2536-2539),和2548,以及所謂的後期(其實所謂後期很多都不是出自龍婆Up大師之手了)。          …

龍婆嘩啦/屈啦 LP Wala (Wat Phothong)

龍婆嘩啦/屈啦 LP Wala Wat Phothong  師父簡介:   當信眾要去龍婆奧巴洗朝拜時,必會必會經過一間大佛寺,此佛寺名為樾菩通 Wat Pho Thong,規模宏大。此佛寺就是泰國鑄造神鷹佛牌及金身的寺廟,而且還是泰國唯一得到皇家御准鑄造神鷹佛像的寺廟。神鷹是泰國的‘國獸’,在沒有特別許可之下是不能擅自鑄造的。 泰國是有律法管制縣掛、鑄造和使用神鷹標志,因此鑄造神鷹佛像並不是一般僧侶想要做就可以做的事情,唯獨只有他—曼谷名僧龍婆嘩啦,就特別獲得泰國皇家的御准進行鑄造。龍婆嘩啦也被尊稱為“神鷹大師”,不過信眾們還是較喜歡稱大師為Archan Wala。龍婆嘩啦出生在曼谷的Bang Mum縣,非常靠近龍波奧巴洗的寺廟。出生於佛歷2540年12月7日,父名乃Nan Sam Lam,母名Nan Mam。父親為一宗教團體的長老,在某船運輸公司裡當高級行政人員。因時常須要出國,所以很少和家人團聚;而母親為佛教徒,在家當賢內助,專心撫養教導孩子成人。 龍婆嘩啦排行第二,從小龍婆嘩啦已經很懂事,從來不給家人煩躁他的事,且品行兼優。在中學畢業後,就投入社會工作,曾分別擔任公司行政員,售貨員等等,生活還算過得舒適悠閑。到了十八歲時,突然發生了一個大轉變。話說有一天晚上,龍婆嘩啦突然發燒病倒了。龍婆嘩啦不以為意,隨便找了些藥吃了就睡覺,心想明天一早就好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病情不但不見好轉,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跡像。龍婆嘩啦的母親就感到非常擔心,立刻把龍婆嘩啦送去醫院。可是經過醫生連番的檢查後,卻不能診斷出龍婆嘩啦到底患了甚麼病症。 過了一天,龍婆嘩啦已進入昏迷狀態,漸漸不醒人事,而且他的心髒也越來越弱。隔天一早,龍婆嘩啦的母親又憂心仲仲地來探望病重的兒子,心中的憂慮從肅穆的臉色中表露無疑。來到病房,驚見醫生及護士們團團圍在兒子床邊,使用電擊器在龍婆嘩啦的胸口上猛擊,施與急救。就在這緊急關頭時刻,龍婆嘩啦在迷迷糊糊之中可見到一位僧侶來到他的跟前,向龍婆嘩啦說:“我是Paya Majurin Nagaraj也就是Peyanat 龍神。因與你有宿世之緣,所以現身救你脫離險境。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你必須改信封佛教,並出家為僧,負責在數分鐘之內你就會面臨死神的召喚。如果你答應,我馬上護持你脫離一切危急急死亡。”       龍婆嘩啦心想,他是絕對不會信奉佛教的,因為父親對宗教非常執著。可是心裡卻又以想,若此時不答應,自己將面對死亡,從此再也不能侍奉父母左右了。“萬萬不可!萬萬不可!我想要繼續生存,我要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他心裡下定了主意,就很自然地舉起雙手合十,向那位僧侶朝拜一下,示意願意遵從他的條件出家為僧。   結果龍婆嘩啦猶如迴光返照,一下子就回復了意識,睜開眼來。如此情景,連醫生都下了一跳。過後醫生和護士們都很開心,而在病房內的母親更是喜極而泣了!母親一手輕撫著兒子的臉,心裡還是不斷的在打顫,似乎還是驚魂未定。母親對龍婆嘩啦說,當時醫生只打算再多電擊一次,如再不恢復心跳,那就要停止電擊了,代表沒救了。就在那緊急關頭,謝天謝地,龍婆嘩啦竟然奇跡的蘇醒了。結果在當天的下午,龍婆嘩啦就已經能下床進食,晚上就被允許出院回家休養了。過了一段時間,龍婆嘩啦對救命僧侶一事逐漸淡忘,他以為當時的幻想只是一種巧合性的夢境。龍婆嘩啦曾與母親提起過此事,但是在父親面前卻不敢提上半句,怕父親接受不了而而將自己被大訓一頓。如此這般,龍婆嘩啦繼續過著他朝九晚五的生活。當龍婆嘩啦年紀二十歲時,已漸達適合出家的年齡。這段時間,龍婆嘩啦開始常常夢到那位自稱是“龍神”的僧侶。 由於倆時常在夢境中見面,大家也逐漸“熟悉”起來了。最後倆的溝通已經達到心靈想通的境界,凡遇上難題,夜晚“龍神”就會出現在夢中為龍婆嘩啦解困。不過由始至終,“龍神”還是不斷提醒,要龍婆嘩啦剃度出家為僧。不過龍婆嘩啦一直采取婉拒的態度。原因有二,其一;龍婆嘩啦對夢境的真確性產生懷疑,第二;是因為家庭的宗教背景,不容許龍婆嘩啦隨意出家。至佛歷2524年,那“龍神”還是頻頻出現在龍婆嘩啦的夢境裡,不斷游說龍婆嘩啦,告訴他已到期限,該說離塵世進入無欲無求的空門修行。更強調那是宿世的因果循環,此生注定必入空門。 ‘ 這個時候,龍婆嘩啦心裡感到非常矛盾,難以做出決定。同年12月份初,龍婆嘩啦夜晚又與“龍神”相會了。今次“龍神”很嚴肅的告訴龍婆嘩啦說,龍婆嘩啦必須盡快剃度為僧,因為這一次可是人命關天啊!原來龍婆嘩啦的父親元壽以盡,將在本月13日逝世,如果龍婆嘩啦馬上舉行剃度儀式將可為父親延長壽命。龍婆嘩啦從夢中驚醒,深感不知所措。經過深深反思後,決定將此訊息傳達與母親,只有母親才能給龍婆嘩啦正確的指引。 反之如果將這等事情對別人說,或許別人會誤以為自己走火入魔呢!母親聽了就對龍婆嘩啦分析說:“首先,這是一個靈幻的夢境,其真實性還有待確實;其二是你的父親,他是一位已教的宗教長老,是絕對不會接受的。所以你還是別胡思亂想,一切順其自然吧。”聽了母親的教誨,龍婆嘩啦的心情平復了,又如常地生活。然而與13日,家裡收到了一封電報,電報上通知龍婆嘩啦的父親因心髒暴發而在日本逝世了。家人都感到驚訝,尤其是亞曾瓦拉更倍感悲痛。因為他早已洞悉要發生的事情,卻因為自己沒有行動,最後導致父親逝世,心裡的內疚感比悲傷更甚。此時知悉內情的母親不斷給他安慰及勸解,龍婆嘩啦才慢慢的恢復信心,且認同“龍神”的存在。辦理了父親的身後事後,沒多久那“龍神”又出現了。“龍神”在夢中開示龍婆嘩啦:“人生一切由天來注定,生死有命,此乃世間定律。人生在世短短數十年,必須及時修行以報答父母養育之恩。”此時龍婆嘩啦想通了,他決定出家為僧,但要求緩以數日,帶他安頓好孤苦伶仃的母親。龍婆嘩啦的母親並不反對,她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當然高興自己的兒子可以出家。       終於與佛歷2528年2月6號剃度出家,授俱足戒與Wat Phothong,由Wat Na Nong的廟主持Phra Latnakawi為戒師,得法名為Phra Wala Puyawalo。第一年龍婆嘩啦住在Wat Phothong,勤練經咒及佛學禪理。第二年的守夏節了一位行苦刑戒律的僧侶,並向他學習禪定法。三個月的守夏節過後,比恩便微得戒師的許可之下,與苦行僧外出學習苦行戒律,體會真正的苦行生活。經過了幾年後,龍婆嘩啦經歷了無數的考驗,強化了自己的毅力。龍婆嘩啦最深刻的體驗,是進入惹拉府與馬來西亞相鄰的一個大山區。這森林非常之大,而且布滿毒蛇猛獸,據說還是老虎出沒之處。一次行走至椰林區,扎營留宿。在做完晚課後,龍婆嘩啦走出自己的帳營,想找一處平坦之地做步行禪。尋找之間,不經覺地走到一山丘處。這時候突然傳來一陣“吱–吱”的悲鳴都赫然聲。龍婆嘩啦循聲望過去,發現一條蟒蛇正緊緊地裹緊一只野猴子。野猴約有普通小孩般的身型大小,不知何故被巨大的蟒蛇所擒。龍婆嘩啦見猴子眼泛淚光,似在求救。龍婆嘩啦見了於心不忍,卻又不知道該如何為野猴脫困。這時蟒蛇已纏的越來越緊,圖把猴子全身的骨頭裹碎,再葫蘆吞棗地把它吞進肚子裡去。龍婆嘩啦心想自己是受戒僧侶,不能貿貿然的像普通人一樣,用木棍擊打蟒蛇助猴子脫險。龍婆嘩啦急中生智,立刻坐下來進入禪定,使用佛家的慈悲法門來感化蟒蛇。 龍婆嘩啦先以僧侶的的身份要求蟒蛇行布施要求,以觀想禪定力將訊息輸入蟒蛇的腦裡。龍婆嘩啦強調仇恨易解不宜結,自化解猴子與蟒蛇之間的怨恨,甚至願意獻身換取野猴一命。同時龍婆嘩啦也行使禪定力求“龍神”協助。龍婆嘩啦在進入禪定後,持迴向經給蟒蛇與野猴,慢慢化解彼此之間的宿怨。不一會,果見蟒蛇逐步放松了身體,野猴就趁機掙脫了蟒蛇的糾纏。猴子脫身後,在逃入森林中時回頭望龍婆嘩啦一眼,心中充滿了感激。這時候只剩下龍婆嘩啦和蟒蛇對持。為何龍婆嘩啦不逃呢?龍婆嘩啦曾許諾以自身抵換猴子一命,自然不能夠食言。所以龍婆嘩啦就動也不動地坐在那兒,任由蟒蛇處置。然而那蟒蛇似有靈性般低下頭來伏在地上,向龍婆嘩啦行禮。過後就轉身朝森林爬去。龍婆嘩啦見蟒蛇遠去後,才站起來慢慢回營。這次的經歷,證明龍婆嘩啦擁有深厚的禪定造詣。過了兩三年的苦行歷程,龍婆嘩啦已經被磨練成一位非常有一粒及定力的僧侶。尤其經歷過多次凶險,得悉“龍神”在暗中協助,慢慢與那所謂的“前身”有了更好的默契。倆心靈相通,預見任何凶險之事,“龍神”都會提前告知,最後龍婆嘩啦就變成未蔔先知了。       一次,龍婆嘩啦回到了Wat Phothong駐住。他的母親每天中午都帶來食物來供養僧侶。剛好當天是十五日,龍婆嘩啦見了母親就提示他明天會中獎。母親心想難得兒子給自己提示,於是就在隔天加注買一對“心水字”,果真中了頭獎。此事一傳開來,親朋威友們都紛紛求見龍婆嘩啦,要他指點迷津。龍婆嘩啦也有求必應,都讓他們發了財,個個生意順逐。龍婆嘩啦的神奇事跡越傳越烈,前來問事的信眾變得越來越多了。直到現在樾菩通每天都很多信眾。有些信眾甚至須等上兩三天,才有緣見到亞曾瓦拉,求他指點迷津。龍婆嘩啦曾說過,他為信眾指點應走之路,幫助他們避免多走冤枉路。而一切犯了因果者,運程滯留不前;助他們化解了這些冤孽後,障凝就沒有了,立可飛黃騰達。得到利益之後再熱心公益,福報自然越積越厚了。 龍婆嘩啦很得皇室成員敬仰,凡皇室有舉辦任何慶典,必邀請龍婆嘩啦到場為他們祈福。是緣一次皇室將一張特大的古老藍圖讓亞曾瓦拉過目,希望龍婆嘩啦指點重修古跡之事。然而龍婆嘩啦看了藍圖後,二話不說就在藍圖上畫了幾個大圓圈。皇室成員感到奇怪,於是便問道:“難道就只修茸這幾個的地方嗎?”龍婆嘩啦回答道:“不是,是要你們小心的去挖掘幾個地方,會有所發現的。”這皇室成員聽了之後,心中充滿疑惑,拿了藍圖回去召開會議商討。最後決定擇日動工,而且還根據亞曾瓦拉的指示,先拜祭守護神後在進行挖掘工作。結果龍婆嘩啦所畫的那幾個地點,都挖出了大量的寶藏及古董。此事傳遍整個皇室,龍婆嘩啦就備受皇室的看重並被封為御僧,更賜以高級帕古僧爵。那就是Phra Kru Visiteyakom,獲得特權鑄造“神鷹”佛牌及金身。 只要把造型,數量與籌募善款的目的,呈交宗教廳,就可進行鑄造。每次的龍婆嘩啦的聖品鑄造加持後,都被信眾搶奉一空,可見每一期亞曾瓦拉所鑄造的聖品都不馬虎並得信眾的認可。龍婆嘩啦之所以鑄造神鷹佛牌聖品,其實是有一段淵源的。龍婆嘩啦曾朝拜龍波奧巴洗,而龍波奧巴洗曾有“鷹王”之稱,龍婆嘩啦又在龍波奧巴洗的靈柩前,祈求龍波奧巴洗收他為弟子。當夜龍婆嘩啦就在夢中見到龍波奧巴洗,答應收他為弟子,並傳授加持飛鷹的秘笈。之後又夢見了“龍神”,“龍神”告知亞曾瓦拉與:“神鷹”有兄弟的宿世情緣,如果應用“神鷹”的法力,必會更強大及更靈驗。所以龍婆嘩啦就開始對鑄造“神鷹”佛牌情有獨鐘了。    …

龍婆屈察勒 LP Watchara (Wat Thamfad)

龍婆屈察勒 LP Watchara Wat Thamfad  師父簡介:   龍婆屈察勒本為曼谷人,並有一個溫馨小家庭,育有三名女兒。少年時的屈察勒是一個非常勤力既孩子,每年考試都名列前矛。之後順利考上大學,讀商科。畢業之後進了某銀行當會計師,工作了數十年。   一天,屈察勒見到一位會未卜先知的和尚,就問他工作上的問題。原來那和尚是Phu In,也就是那地方的土地神,另告訴屈察勒,跟你有佛緣,當珍而惜之,出家為僧吧。說完就消失了。   數年後,他的父母一起得了重病進了醫院。突然想起,自己人生四十多年,竟然沒出身以報答父母的恩賜。最終決定擇吉日而出家。   於2533年7月1日,於Wat Thamfad剃髮為僧,由當時廟主持LP Somlit為戒師,法號為Phra Watchara Akawonno。為僧一星期後,他的父親突然病重去世了。當時師父祈求上天,希望賜福於母親,母親有生之年他都是繼續為僧。不久後,病重的母親不僅康復,還多享了十年的清福。   這時的龍婆屈察勒已經對佛法有了很深的認識,通過自己的修習、四處苦行、拜師學藝已經成為了一位有些聲望的師父。在恩師LP Somlit準備發展寺廟、籌集善款的時候,龍婆屈察勒回到了Wat Tamfad,並積極地參與相關聖物的督制法式,不辭勞苦地與其他僧人一起為聖物加持,為寺廟的建設籌集善款。龍婆屈察勒對待寺廟周圍的百姓也非常熱情,有需要的善信來請求他時,龍婆屈察勒都會很樂意的接受。等到了恩師LP Somlit圓寂以後,龍婆屈察勒便被推舉為Wat Tamfad的主持,並興建了遠近聞名的大佛寺,可謂功德無量。       龍婆屈察勒最為著名的法術是聖蠟改運,通過燃燒蠟燭使蠟汁滴入聖缽中,再用法器將蠟汁拉起,通過拉起蠟汁的高度和顏色可以看出祈福人的運勢。如果是廣濟善緣的人拉起的蠟會非常的高,顏色也較為白淨。但如果近期運勢不佳、甚至有可能未來會招惹事端的人,所拉起的蠟汁就會顏色渾濁,而且拉不了太高就會斷掉,遇到這種情況,龍婆屈察勒就會用特有的法術為祈願者改運,一邊誦經,一邊將拉出的蠟汁滴在善信的頭部,藉此去除厄運,最後還會用蠟汁製作成每位善信專有的改運聖物,善信可通過佩戴此聖物得到全方位的保佑。此法門為MokuPhra Chou。     Wat Thamfad佛寺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佛寺與一所力泥礦洞相連,力泥是泰國傳奇的聖料,傳說中極難被發現,往往還有神獸守護在礦洞周圍,使力泥寶藏免於世人的盜取。於2500年的一晚,天神報夢給LP Somlitm,在這充滿靈異的山洞建一間廟,如是者,幾年後便成Wat Thamfad。LP Somlitm之後將力泥法門傳給龍婆屈察勒。       力泥在泰國也是具有神奇力量的一種聖物,不需要加持就已經含有強大的避險力量,據記載曾有一位身體內打入力泥的善信,在一次出行中遇到車禍,當醫院的醫生給他用X光檢查骨折狀況的時候,居然發現本身打在善信身體胳膊位置的力泥,遊走到了善信受傷的腿部,並讓腿部的傷情得到了控制,這名善信就是龍婆屈察勒的信徒,當時力泥就是拜託龍婆屈察勒打入體內的。龍婆屈察勒精於為善信打入力泥、為善信進行避險的法式,類似那位善信的擋險神蹟在泰國當地也是屢有發生的,這樣龍婆屈察勒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了。       經過龍婆屈察勒多年努力後,師父不負所托,建成了一座放LP Somlitm的金身的大堅堂,一座觀音像。。。等等 (詳細按Wat Thamfad)。另早幾年為泰國小乘佛教總會御賜為柏古,並冊封為Thamuan僧長。 但於2557年發生一些醜聞,2558被辭去主持一職,同年4月正式離開。 (醜聞詳細請google,真假事非自行定奪)